天气预报: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 学科工作室

偶将诗笔记华年——县教研室教研员徐金超用诗记录生活

发布时间:  2017年12月20日        作者:  今日新昌         字体:

偶将诗笔记华年

——县教研室教研员徐金超用诗记录生活

 

 

 

徐金超(右)在接受采访(资料照片)

 

 

  记者 杨玉墀

  实习生 杨宇沁

 

  “东南眉目在沃洲,茂林修竹夹岸幽。清溪曲通天台路,鸡鸣十里带平畴。沙门卜筑王谢至,开山肇自白道猷。支公买山青云里,养马放鹤慕许由。松风挥麈听猿鸟,歌啸对月看骅骝。遥想班荆卧溪石,谈无说有尽胜流……”这是一首题为《沃洲》的七言长诗,作者徐金超将众多名人典故融入其中,显示了深厚的古典文学修养,也表达了对新昌山水人文的热爱。

 

  很多人会写日记,与别人不同的是,县教体局教研室教研员徐金超却用诗来写“日记”,记录下自己的见闻和感受。目前,他已出版甲、乙、丙三本诗集,共收录了一千多首诗。

 

  “电话扰黎明,晏如哭失声。惊问其中故,病脚路难行。不知疼所起,闻之更心惊……”那一天,在读高中的女儿凌晨6点打来电话,说是脚疼,把徐金超夫妻二人急得够呛。他们急忙赶到学校,“相接究所以,含泪溯前话。有虫出鞋逸,知伤蜈蚣下。肿痛虽多处,忧心一时卸。”原来,女儿并不是得了疑难杂症,而是脚被蜈蚣咬了,夫妻俩总算松了口气。面对女儿的委屈,他劝道:“相慰有一言,莫将蜈蚣骂。尔虽肿且痛,彼伤苦口哑。恐是折肢数,祸向何处嫁?尔有父母怜,况享半日假。……人生原多难,小大付一哂。自爱亦爱物,且将蜈蚣悯。”这首题为《有蜈蚣窃居晏如之鞋,着而不觉,遂数被创,拟句慰之》的五言古体诗,记录了生活中的一件小事。这类记录生活琐事的诗,在徐金超的集子中数量不少。

 

  徐金超今年44岁,1996年从绍兴文理学院历史系毕业后,分配到知新中学担任历史老师, 2012年调到县教研室担任初中社会和高中历史教研员。徐金超虽然学的是历史专业,但却对古典文学兴趣甚浓。“从初二开始,我就喜欢读古诗。”他说,初中时借来一本《绝句三百首》,曾逐首抄录,高中时除抄过大量唐诗、宋词外,还抄过两次《楚辞》。读得多了,就想尝试写诗,从高二就开始学写旧体诗,虽然音律不十分熟练,但也平平仄仄推敲起来,从此一发而不可收。

 

  徐金超将自己学习诗词定位于纪事、写景、寄情、游戏,其诗作大多取材于对日常生活的观察或身临其境的灵感。他说:“生活本平常,但当你用诗的眼光去看待时,平常的生活就会变得很有意思,人生的乐趣也就增加了。”记者翻看他的微信朋友圈,发现大到国家大事、小到生活点滴,旅游见闻、读书感悟、生日婚礼等平日的所见所闻都融进了他的诗里,就连烧饭、洗碗之类琐事,都会让他诗兴大发,真正把日子过成了“诗”。朋友送来一碗白药酒,他与女儿边品尝边谈笑,作诗一首:“久违甜酿偶然尝,一室书香染酒香。说到天空海阔处,忘形拊掌笑琅琅。”冬天步行上班,他写道:“夹道来回鸟雀亲,花枝依旧入寒新。”在医院等化验单,作诗一首:“一纸迟迟化验单,惶惶坐等白云阑。”“零件总归趋老化,情怀尚算葆童真。”看到人们手机不离身,写道:“方方一掌万千奇,入手须臾不肯离。衣食住行多仰仗,十人相聚九低眉。”兴致来时,他下厨做苋菜烤饺,不忘作一首打油诗:“洗手升厨试展才,汤包自裹自轻煨。旁人莫作微焦看,紫苋色香真妙哉。”鼓山西路上的月季花,为山城增色不少,他天天经过,自然要随手拈来,赞叹一番:“娇红无计却风尘,犹展芳姿慰路人。世上寒温多变幻,赖君长作四时春。”徐金超在其《得仙馆诗稿》的前言中说:“作诗,非欲胜人,非欲名世,记录生活而已矣。以这个态度看诗,则诗即生活;以这个态度看生活,则生活皆诗,如此,则人生之静美得矣。”诗,确实可以让人们发现生活中更多的温情和美好。

 

  徐金超擅长写格律诗,觉得它特别好玩味,能让人回味无穷。他说自己偏守旧老派,通常会严格按照格律诗的韵律和平仄,但旧的格式注定需要套入创新的内容。“他的诗内容丰富而不芜杂,格律严谨而不板滞。”徐金超的诗,得到了县天姥诗社原社长俞鹤春等行家的好评。文化大家陈百刚更以诗相赠道:“山陬难得此生才,秉赋端的自天来。”“总有灵心悟造化,最可相期是后生。”

 

  徐金超酷爱阅读,史学理论、历史著作、教学研究、科研管理多管齐下,文学、哲学、戏曲、书法广泛涉猎。他不但擅长写诗,业余时间还喜欢练书法、听京剧。他调侃自己是“不务正业”,然而“不务正业”的爱好,常常成为教育的助力。在绍兴市《社会与思想品德》中考试卷命题时,他以“黄酒一壶香万里,文心一脉续千秋”为主线,通过“酒与绍兴山水”“酒与绍兴名人”“酒与绍兴发展”三个角度勾勒出巧妙的试题,极富诗意与才情,得到省内外命题专家的一致好评,这得益于他对诗歌的长期浸淫。“临池只是偷闲计,琢句无非适意方。”徐金超“不务正业”的广泛涉猎,一次次收获了教育之果。他说,有时候避免过于功利地聚焦,适当放宽自己的视界,反而能看到更多更远的风景。

 

  用诗歌吟唱新昌的山水人文,是徐金超诗词的重要题材。他写穿岩十九峰:“扶持如上三千界,横侧周观十九峰。”写天姥山:“云生晋宋今犹是,秀出东南古已然。”写大佛寺的蜡梅:“何处西风吹蜡,雨送烟寒,寂寞孤轩。已歇佛音缭绕,又到梅边。枝冷花繁,星星点点,瘦影清妍。叹寄迹浊世,游心法界,院外流连。”新昌的民风民俗更在他的《新昌竹枝词》中诗意地呈现:“正值春深谷雨时,采茶不许一朝迟。樱花似雪无人管,又趁新晴晒笋丝。”2011年前后,上海社会科学院长三角城市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策划编写“长三角城市乡土语文丛书”,徐金超应邀负责《绍兴乡土语文读本·新昌篇》的撰写。他梳理文献,考订字义,构思导读,花了不少精力。后来,他利用积累起来的资料,梳理新昌文化发展脉络,以历代诗文为载体,结合自然和人文地理情况,开发了《文化新昌》选修课程,被评为“浙江省精品选修课程”。今年,为助力新昌全域旅游发展,徐金超和天姥诗社的同仁们发起编著《诗韵新昌》,用诗歌展示16个乡镇(街道)和4个风景区的风光、人文。目前,诗社成员共创作600多首诗歌并完成编辑,诗集将于明年初出版发行。 

 

  “试辑前修笺旧注,更期后学续斯文。”这是徐金超的夫子自道,也是他对新昌地方文化传承的殷殷期待。  

 
 
   

地址:新昌县七星街道桃源路35号

联系电话:057586253533 邮编:312500

浙公网安备 33062402000342号